导航菜单

小中介还有机会吗-跳绳世界纪录

难关  “一直到3月中旬都只能捡别人的烟屁股抽,年前攒的单子黄了,店里很少人来,带看的客人一天能碰到一个,那段时间真的特别迷茫。”吴维光翻起了自己的朋友圈,其中一条发布在3月12日,内容是“疫情不一定会死,但不工作没饭吃一定会死,所以有没有老板下个单可怜可怜小吴?”

而小微型中介门店的生存空间正被逐步压缩,房地产中介行业的市场份额向正规化、规模化的品牌集中是近年的趋势。

利用技术优势积累的疫情期间的存单,成为了许多品牌门店在疫情后迅速恢复甚至实现成交量超越的关键。

不仅杭州如此,北京、上海、广州、武汉等众多一二线城市,一批小微型的房地产中介门店正在生死边缘挣扎或者悄无声息倒下,疫情对他们而言,不仅是线下成交量的冲击那么简单,也是无法适应逐渐提速的数字化变革的结果。

吴维光曾经就职的这家小型房地产中介门店在2020年的4月关张,紧闭的大门上贴了一张显眼的转租公告,玻璃门上“新房、二手房交易”贴纸的印记还没有完全清洗干净。

疫情影响巨大的二月,整个房地产中介行业陷入停滞,以杭州为例,购房宝统计数据显示,2月杭州市区(新房含富阳、临安;二手房含富阳、不含临安)新房仅成交1463套,同比下降68.5%,二手房仅成交513套,同比下降77.6%,这些成交,绝大多数来自于年前积累的需求集中释放。

到了三月,市场环境有所好转,新房成交达到9552套,略低于去年同期的10662套,二手房成交6292套,同比下滑近30%,但整体数据相比二月都有显著回暖。

洗牌提速  无法适应线上化时代的小微中介,与线上化程度日益深化的中介品牌,两者之间的鸿沟正从无形加速转变到有形。

让吴维光印象深刻的是,一位潜在客户在看房时向他展示了几个第三方平台的App,通过这些App,客户可以直接看到房屋的各项数据,还可以实时在线了解购房复杂手续的进展,“他问我,你们有这个吗,我说没有,但是我有满腔热情和专业精神,他回了一个哦,那天我感觉自己是小米加步枪,人家已经是飞机大炮。”

原标题:小中介还有机会吗

而据信源透露,接下来,各地依然会继续开展对黑中介的整治行动,力争实现行业的正规化,提高合规、守法机构的市场占有率,杜绝房地产中介行业乱象。

贝壳找房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南京市中介门店陆续复工后,VR看房成为了成交的“催化剂”,链家金陵湾店开出7单买卖、21世纪不动产和燕路店开出6单买卖、中环兴贤路店成交了20单租赁、德佑威尼斯水城六街区创新店成交了5单新房。

小中介还有机会吗

只是市场情绪并未直接反馈到吴维光所在的门店,3月,门店的成交量只达到了去年同期的30%,而一些大门店的成交量已经与去年持平,吴维光的店长开始频频告知他们可以去别的门店试一试,因为店里已经发不出这几个月的工资以及去年年底该发的年终提成了。

来自政策层面也很明显,2018年6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会同中宣部、公安部、司法部、税务总局、市场监管总局、银保监会等部委印发了《关于在部分城市先行开展打击侵害群众利益违法违规行为治理房地产市场乱象专项行动的通知》,联合开展治理房地产市场乱象专项行动,其后,9省16市陆续发布整治黑中介、打击炒房的细则。

多位业内人士透露,在各地的打击细则中,服务混乱、缺乏有效管理、无证经营的中介机构是重点打击对象,事实上就是对市场上丛生的小微型不正规中介品牌进行大洗牌。

线下购房需求庞大时,技术的差距并没有明显体现出来,但随着疫情的到来,客户对数字化的需求急速攀升,“疫情期间,大家都宅在家里看房,人家线上能3D看、VR看,看合适了再线下敲定,我们就几张图,没人愿意看,单子最后都往那边去了,也没啥说的,技不如人呗。”

另一组数据是,在南京,购房者平均线下看房30次才能购买一套房,受到时间、距离、天气等因素影响,常常要花费两三个月,而如果使用VR带看,2-3天内即可完成。

在全国中介机构成交陷入停滞的二月末,以技术为主导的线上化平台及品牌却没有闲着。

市场在回暖,自己的门店却每况愈下,吴维光虽然心酸但也并不意外,“其实店还能一直开着,杭州的房价这么坚挺,市场不缺买房的人,所以虽然我们各方面的服务还停留在‘石器时代’,也能撑下去。”

距离这家门店不到300米,另一家小型房地产中介门店也贴上了转让告示,店里仍有两名中介在工作。对房地产中介而言,门店倒了没关系,只要带着单子总能找到下家。

吴维光所称的石器时代,是他对门店“近乎原始的管理和服务”的一种戏称,一个简单的例子是,门店的房源照片都是中介人员自己用手机拍摄的,房源信息则是自己录入到单独的Excel表格里,最终上传到第三方平台时还需要再次输入,大量的时间被用在了繁杂的资料录入工作,至于门店的流量提升、品牌打造等概念,“完全随缘,佛系”。

从2月1日开始9天时间,贝壳找房App上,用户和经纪人共发起了124万次VR带看,达到2019年同期的4倍;居里新房推出了“在线售楼处”,在数日内实现了超过200套纯线上认购;安居客发起了万人在线看房团,将12城房源通过线上方式进行万人推介;此外,我爱我家、中原地产、21世纪不动产等也纷纷推出了线上化看房技术。

与贝壳找房合作的置家,在疫情期的2-3月,拓展了超过30家门店,置家方面表示:“疫情期间,我们依然是正常营业的,外面一点业务没法进行,我们还能进行VR带看,目前新房销售很好,大约一半业绩都来自新房,很多中介品牌发不出工资,我们还坚持给经纪人发底薪和提成,3月就重新实现了盈利。”

看着街对面的老东家招牌被拆下来,年轻的90后房地产中介吴维光并没有太多感慨,他踩灭了手里的烟,继续为自己的生存努力,“不然我也会被淘汰”。

整个二月,吴维光所在的门店仅成交了一单,还是年前已经基本敲定的二手房交易,店长约谈了店里的每个中介人员后,提出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无底薪,只有提成。三名中介选择了接受,两名则选择了离开,“走的两个都是老员工,想离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带走了很多资源,我当时想,复工了应该会好一点。”

疫情给吴维光放了一个就业以来最长的假期。1月27日,杭州市叫停了全市经纪机构门店的营业行为,一直到2月20日才开放复工,而吴维光从老家回到杭州上班,已经是2月25日。